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未来15%的学生再努力也做不完高考语文题,初中再补都有些迟

未来15%的学生再努力也做不完高考语文题,初中再补都有些迟

时间:2019-11-22 18:15:18

2012年4月,一位老人来到北京商务印书馆的编辑室。

他穿着一件棕色皮夹克。虽然这不是一件新衣服,但他能看出它已经被仔细地整理好了。

老人手里拿着一个公文包,里面鼓鼓囊囊的,应该塞满很多东西。

"你打算出版一本书吗?"编辑部里的一个小女孩抬起头来。他们接待了这样一位老作家。或者爱好,或者职业需要,经常会找营业厅要一本书。

“嗯。”老人点点头,“制作一本字典,普什图汉语字典。”

小女孩震惊了。她不明白。普什图语还是字典?这是什么?她下意识地问,“有多少个单词?”

“两百万。”老人回答道。

小女孩更加惊讶了。她面面相觑,看起来不像在开玩笑。

“等一下。”小女孩出去找到了新闻编辑室的主任。

毕竟,导演有丰富的工作经验,知道这类词典不能由个人爱好者编写,通常是由社会委托编写的。

但是代理什么时候委托这本字典的?导演一点印象都没有。

主任请老人坐下,转身去了档案室,读了半天,终于在一份三十多年前的档案中找到了记录:

商务印书馆在全国词典工作会议的指导下,于1978年组织编纂了普什图汉语词典。

39年前,为了提高中国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影响力,在广州举办了一个关于中外语文词典编纂和出版规划的论坛。在那次会议上,计划在1975年至1985年的十年间编纂160种中外词典。

普什图汉语词典就是其中之一。

普什图语是阿富汗的官方语言,全世界有2000多万普什图人。这确实是一种很小的语言。在中国很少有人能写这样的字典。

最终,商务印书馆接管了这项任务。

接下来,我们必须找到能写这本字典的人。

最后,商务印书馆找到了切·蔡红。也就是前面的老人。

车蔡红,黑龙江人,1957年进入北京外国语大学,1959年被派往阿富汗喀布尔大学文学系学习普什图语。四年后他毕业了。

当他决定写普什图汉语词典时,他正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普什图语组工作。他也是北京广播学院的老师。

让他写这本字典,当然是完美的。

因此,这项任务被移交给切·蔡红。

因为这是一个小词,在那个时候有频繁的工作调动,没有为切·蔡红设定最后期限。任何时候完成都可以。

切·蔡红接到任务后回来了。

他的普什图语当然非常好,但是使用语言和写字典是两码事。

使用语言,你可以通过掌握成千上万的单词来交流。

写字典意味着掌握尽可能多的单词。

例如,常见的汉字是2500个字符。新华字典包含10,000多个单词。康熙字典包含40,000多个单词。

只有当切·蔡红回到家时,他才意识到他已经承担了一项重要的工作。普什图语是一种次要语言,但它的工作量并不等同于任何主要语言。更难的是。

大型语言意味着你可以找到更多的信息和组织更多的人,而小型语言不容易让你找到一个可以交流的同事。

最后,车蔡红找到了他的学生宋强民,并邀请了他的老同事张敏。最后,他组建了一个兼职写作团队。

毕竟,切·蔡红充满信心,决定在两三年内编纂这部词典。他还想确保字典的质量,这样它不仅能完成任务,还能被使用和流传。

在北京广播学院五楼的一间小办公室里,写作工作开始了。

他们甚至没有问费用是多少,钱是多少。既然这是一项任务或一项重要的任务,让我们来谈谈它。

因此,他们自费购买了各种字典,从广播电台借了一台普什图打字机,并开始逐字书写。

我不知道如何化妆,但只有在我化妆后,我才发现以前的印刷方法不实用,找起来也不方便。他们想出了一个解决办法:制作卡片!

他们从印刷厂找到一些没用过的剩菜,把它们切成同样大小的卡片,每张卡片一个单词。

为了放置这些小卡片,他们在中国药房找到了另一个类似药箱的盒子。

写作过程中,突然发生了变化。

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

阿富汗正处于动荡之中。中国还断绝了与阿富汗的外交关系。你还需要写这本普什图字典吗?

切·蔡红等了一会儿,但是没有人来迎接他。

没人说过不要做,那就继续做吧!

这样做的时候,切·蔡红仍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商务印书馆的编辑过去问了一个月,但几乎过了半年他才打电话询问进展情况。在后面,根本没有消息。

你想弥补吗?

切·蔡红决定这本词典必须编纂,即使现在不用,将来也一定会用。

“这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这是国家交给我的任务。我在国外学到的就是今天。”

因此,切·蔡红继续写作。随着早期普通词汇写作的完成,下面的单词变得越来越难。就连切·蔡红也觉得很难,有时一个早上也说不出几个字。

然而,切·蔡红咬紧牙关,像解决关键问题一样坚持不懈。到1981年,他已经接管这项任务三年了。这是他期望完成的时间。然而,写作工作比预期的要困难得多,只有70%的工作完成了。

然而,如果我们坚持一年多,我们可能已经完成了编译。

正在这时,北京广播学院的领导突然发现了他。

“去那里做些研究。”

北京广播学院外语系应增设一个国际新闻专业,并派他出去进行学生来源调查,以证明设立国际新闻专业的可行性。

是时候为这个部门做点贡献了。车红把他写在柜子里的10万张卡片锁了起来,开始了他的新工作。我原以为我会工作得很快,但没想到我会花三年时间做研究。

我回来的时候是1984年。

然而,我一回来,就接到了一个新的任务,在广播电视上开设函授课程。

这门课已经开了五年了。

好不容易完成了这门课,他接受了一项新任务。

外交部想把他调到巴基斯坦大使馆工作。

他不想去,他仍然记得他未完成的字典,但是老一代的工人是螺丝钉,去他们需要的任何地方。

因此,车红来到了巴基斯坦。一段时间后,他被告知在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馆工作。

这一次,他很高兴,因为他可以为编纂字典收集信息。

但是在他到达阿富汗后不久,内战爆发了,他不得不从阿富汗撤军。

撤退前,13枚火箭击中大使馆。一枚炸弹紧挨着切·蔡红,没有爆炸。

“我想,我的生活不应该被切断,我还有事情要做。这是词典的汇编。”

从阿富汗回来后不久,车红发现学院的领导层发生了变化。商务印书馆的编辑没有再打电话来询问。词典编纂似乎根本不存在。没人给他安排工作。

他不得不选择退休。

就在那时,阿富汗战争爆发了,阿富汗成了世界的焦点。世界上迫切需要说普什图语的人才。北京广播学院也恢复了非普通语言专业的招生。

在家退休的切·蔡红被学校雇回来教普什图语。

他讲课越多,他就越觉得脑子里有什么挥之不去的东西。他锁在柜子里的是10万张卡片,他已经完成了70%的字典。

要是现在有这样一本学生用的字典就好了。

然而,领导们忘记了,同事们忘记了,发布乔布斯的出版商忘记了,甚至国家也忘记了这件事。这部词典还需要编纂吗?

化妆!

2008年,切·蔡红离开了他的教学岗位,在有时间后决定编辑这本词典。然而,他接受这项任务已经30年了,他已经72岁了。

当时的词典编辑宋强民已经去世。

他想起了另一个老伙伴和同学张敏。

“你过得怎么样?你没事吧?”切·蔡红试图问。

“有一个小问题。前列腺炎。两天后我必须做一次体检。”

“没关系。离死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让我们把那东西弄干。”

老同学又回来了。那时,有一个编纂字典的新过程。现在,所有的出版物都以电子方式出版,并且必须将条目输入计算机。

旧的革命遇到了新的任务。计算机是一个新领域。此外,计算机系统与普什图图形软件不兼容。不时会有一些小问题。

那时,切·蔡红想起了他的儿子。我儿子会使用电脑和员工。

“你为什么不来帮我?你说公司与最近的金融危机没有任何关系。”

结果,儿子公司的员工被调动了。然而,切·蔡红必须亲自输入普什图语。他担心别人会输掉这场比赛。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为了编纂这本字典,他进行了视网膜脱离和两次眼科手术。但是这时,他的心却被固定了。

我过去常常想在两三年内把它拿出来。现在他不着急了,因为在他的余生里,他会奔向这个。

“我不担心,它已经等了30多年了。”切·蔡红说,“我心里有个底。我知道我所组成的东西的重量。”

2012年,他去商务印书馆交手稿的那一天是他第一次回来。

36年前执行任务。

2014年,该词典出版发行,每千字支付80元。

这是老一辈学者的精神。

像读书一样,试着选择老学者的作品。

例如,在名著领域,许多人读名著,认为它们也不是很好。它们读起来无味。你怎么想得这么高?

事实上,你可能看过一部翻译质量差的杰作。

阅读名著时必须选择翻译人员。不同译者翻译的书籍几乎就像两种不同的文本。

一个拙劣的翻译会毁掉一本名著。只有一个好的翻译才能让一本名著的光芒闪耀。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邓小平爷爷任命和接待的第一批老翻译家首次将外国古典文学作品引进中国。

他们是这些外国文学背后的英雄。目前,他们的平均年龄是82岁,已经逐渐被遗忘。我们决定邀请他们上台,彻底修改他们的经典作品,以便读者能记住幕后的英雄。

这套书是世界文学经典翻译图书馆

这套书选择高中部编写的教科书中指定的世界名著,然后选择大师的翻译版本出版完整版而不删除。

总共16份。

《巴黎圣母院》、《海底两万里》和《茶花女》由中国资深翻译家、法国著名文学研究者郑克鲁翻译。

陕西师范大学外语系教授张洋和张玲翻译了《双城记》、《呼啸山庄》和《傲慢与偏见》。

《莱娜·福克斯与红与黑的故事》由著名的法国翻译家罗·张馨翻译。

罗生门由中国日本文学学会秘书长高秦晖翻译。

高老是由中国资深翻译家、法国著名文学学者郑克鲁翻译的。

《如果给我三天光明》由上海师范大学高级编辑朱毕横翻译。

《鲁滨逊漂流记》由湖南翻译协会理事会成员唐·孙茵翻译。

……

这套书都是由伟大的翻译家翻译的,完整的翻译没有删除,带有精确的注释,并且可以通过扫描代码在精英版中大声朗读。特别适合儿童课外阅读。

不用说,阅读有助于孩子的成长。

一位网民说:那些在小学多读书的人在中学后会变得更聪明,那些喜欢在中学读书的人在大学会更幽默,那些喜欢在大学读书的人会更开放。

然而,也有因果链。只有那些喜欢在小学读书的人会喜欢在中学读书,那些喜欢在中学读书的人会继续在大学读书。正如在发育过程中需要补充钙一样,阅读也有它的机会。

在初中,开始冲刺高中,不会给孩子留下太多时间,在高中,孩子会被数学问题淹没。小学只有六年,那是黄金阅读时间。

小学没有养成阅读的习惯。当他们上中学时,孩子们会有更多的自主权和更多的东西来吸引他们,他们只会花更少的时间阅读。

不久前,一个亲戚让我教他的孩子写作文。

孩子们在数学、物理和化学方面很强,但是语言有点差。

这已经成为高中的普遍现象。真正把学生和精英分开的不是数学、物理和化学,而是语文。

你会发现一个现象,中文强的人通常在数学和物理方面同样强,而数学和物理强的人不一定在中文方面强。

因为中文强的人必须是会阅读的人。阅读是一门耗时的课程。

我告诉我的亲戚,写作没有捷径可走。只有读书才能像上帝一样写作。一万册应该从小学开始。

与其在小学上奥林匹克数学课,不如从小开始阅读。因为它促进综合能力。

大多数奥林匹克数学考试都是关于人们的思维能力。

但是阅读不仅仅是为了这个,它首先提高你的理解能力,其次提高你的语言组织能力,第三它向你展示不同的价值观,最后它教会你生活的各个方面。阅读不仅锻炼智商,还锻炼情商。他们将学习书中杰出人物的生活方式,了解人类欢乐和悲伤的来源。

没有比阅读更复杂的练习了。这是一次全面的宣传。

此外,当前语言改革的主要方向之一是增加阅读量。

人教版高中教科书主编温如民写下了自己的话:“今后,即使15%的学生努力学习,也无法完成NMET中文问题!”

阅读将成为孩子的关键能力。

那些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大量阅读的人起初可能不会得到很好的结果,但是在初中,高阅读的孩子会开始表现出耐力,而在高中,高阅读的孩子会比那些只能冲洗问题的孩子更好。

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阅读就像内功。只有那些内功很强的人才能积累财富,长头发,达到无战术无战术的胜利状态。

这套书可供小学生和中学生阅读。这是孩子们阅读的宝库。就是把世界上最珍贵的思想放在孩子们面前。父母也可以观看,父母也可以和他们的孩子分享他们的阅读经历。

这套书总共有16册,原价是502英镑。它被介绍到我们的头版。股票结算价格是238邮资。平均来说,大师的经典译文每本售价不到15元。总共有5000台售完,然后就没有了。如果你再次购买,你将不得不再次打印它们,这将花费很长时间。

点击下面的酒吧购买。把这套作为礼物也很合适:

快乐十分购买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澳门新濠天地 山西11选5 内蒙古11选5